疾病下隱藏的信念

每個疾病的到來都有好處,每一個器官,都有隱藏的信念:

👉頭痛是因否定自己而起,下次頭痛的時候,請停下來自問:我到底認為自己哪裡做錯了?怎麼錯法?然後原諒自己,放下它,那麼頭痛就會自行消失。

👉偏頭痛 則是因為想要達到完美,或是給自己太多的壓力,其中還包括許多壓抑的憤怒。

👉氣喘稱為令人窒息的愛,那是一種你沒權利為自己呼吸的感覺,患氣喘病的小孩通常都有過度發達的意識,會為周遭看起來有錯的一切事物承擔罪過,認為都是自己的錯.他們覺得自己沒有價值,因而深感內疚,所以會尋求自我懲罰.

👉過重代表需要被保護.我們為了避開傷害 輕蔑 批判 虐待 性行為及性騷擾,或是為了避免對生命的恐懼,而尋求保護.

👉如果你的耳朵有問題表示拒絕聆聽,不聽內在的聲音,固執

✅ 我們看到這現像都很有趣,疾病其實都在向我們透露著某些訊息。

 

💎💎 西塔療愈師在幫助個案療愈時,會幫他們挖掘並拔除很多的負面的信念,並把由此產生的好處,全部保留。

在給個案下載了很多正向的信念之後,讓她的能量場不再恐懼和悲傷,自然也不會吸引於此相匹配的事情發生。 

🧲 這很重要,我們的潛意識的力量非常的巨大,潛意識會造成身體的疾病,也會造成你身邊所有的事情發生,只要你好好的了解你的潛意識,解讀心裡真實想法,化解療愈以後你會發現,肉體的疾病,與親密愛人的關係,與金錢的關係......幾乎所有的課題,都會得到相應的改變。

  

進入西塔θ波

人腦有五種不同的腦波:阿爾法α波、貝塔β波、伽馬γ波、德爾塔δ波和西塔波。這些都在不停的運動,大腦一直在產生所有這些頻率的波。你所做的每件事和你所說的每件事都是由你的腦波頻率控制的。

西塔狀態是一種非常深層的放鬆狀態,這種狀態也用於催眠。西塔是腦波頻率慢到每秒4 - 7次。高僧冥想數小時才能達到這種狀態,因為在這種狀態下,他們能夠達到絕對的平靜。

西塔波被認為是潛意識,他們主宰我們大腦中位於意識和潛意識之間的那一部分。他們持有記憶和感覺。它們也支配著我們的態度、信仰和行為。它們總是富有創造力和靈感,並以精神感知為特徵。我們相信這種狀態允許我們在意識水平之下行動。

當維安娜老師在課堂上教授30秒進入西塔波這個技巧的時候。在她的第一堂課上,一個學生站起來告訴她,保持有意識地西塔狀態是絕對不可能的。他說他用生物療法工作了很多年,除非一個人是在經過長時間的深層睡眠催眠中,否則他們不可能在30秒的時間內進入並保持在西塔波狀態。 

他宣稱其他腦波會來干擾的。他說這是個偉大的理論,但不可行。維安娜老師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感到更加有決心來證明這個技巧。

當一個朋友和學生對這項工作感興趣時,對西塔狀態的確認就來了。他是一個物理學家,在城外的核電站工作。他給大家帶來了一個腦電圖儀,然後事情變得有趣起來了。在西塔療癒的課堂上,我們把人們從療愈模式連接到機器上。

通過這個機器,大家發現靈氣療愈師,是利用了高阿爾法波才進行工作,阿爾法波是一個神奇的治療波。事實上,一些日本科學家對此深信不疑,認為阿爾法波可以‘消除’疼痛,放鬆身體。

而在維安娜老師的課堂上,大家用來療癒的技術,也通過機器的測試,證實通過這項技能,30秒之後,確實把大家帶到了西塔狀態。每一個人都進入了西塔狀態,甚至那些剛學習這項技術的人。大家發現不僅是療愈師進入到了西塔波,那些被治療的人們也進入了西塔波。

現在教室的所有人都相信西塔療癒的治療是在稱為潛意識的狀態下發生了。

挖掘底層信念

當我們處於深度西塔波狀態時,我們的思想和語言變得更加強大。當有人直接對你說話,比如“你感覺好嗎?你看起來氣色不好!”。無論你接受或是拒絕這個暗示的想法,有了自由意志,這都取決於你。如果你接受它,你可能會生病或者疲累,悲傷,快樂,充滿活力....這都取決於暗示性的陳述。

 許多人都準備好了身體的瞬間被療愈。但也有些人,在療愈師發出指令後身體沒有得到瞬間的療愈,那是因為個案自己一個潛意識的程序阻止了它,例如:不被療癒的好處等。

療愈師必須要找到並更改此程序,這需要時間,只要治療者不氣餒,療愈師一定會幫助他們找到那種感覺、情感或信念。一個人的細胞、思想、身體和精神都像電腦一樣有記憶,如果知道哪裡了問題,那麼療愈師就會告訴你需要釋放和替換什麼,或者下載缺少了的感覺。

有時不是個案沒有被療愈,而是有些人缺少療癒的感覺。每一個個案都是獨一無二的,每一個深層的信念都會交織著很多不同的信念的疊加。

信任療愈師,是一切療癒的開始。

個案分享

✅ 戰勝疾病


對於生過一場大病的人來說,到醫院定期檢查,是一種很大的考驗。

我也是,於是就開始了,今天約安老師療癒的一幕,因為之前我針對疾病,有療愈過了,我也不知道今天要療愈什麼?

安老師總是讓我意外+驚喜,她一開始就問我想到要去檢查的感覺是什麼?本來我應該回答是恐懼。可是,當我進入潛意識時,竟然感覺到的是委屈,安老師問,這委屈來自於哪裡,我說是心裡,她讓我進入我的心裡問一問,為什麼會委屈?我立刻出現一個畫面,是小時候,自己3個月就被送到幼兒園的畫面,無助,恐懼,不安,想通過哭來得到幼兒園保姆老師的抱抱,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一種怎麼努力都得不到別人重視的感覺,從自己的內心深處油然而升,內心的孤單,悲傷,卻又沒辦法說出口的感覺,讓自己的細胞一直記憶著。

安老師幫我清理了這部分之後,又再次問我的感覺,我說:悲傷沒有了,可是恐懼還有,於是我們又開始去挖掘我的恐懼,當我面對醫生時的恐懼,到底來自己於哪裡?先是出現的,化療期間,所帶來的細胞上深刻的恐懼的回憶,清理後,安老師請我那段時間所有的內在小孩都出來,讓我跟她們做了安撫和療愈.... .

然後,繼續......

說實話每次療愈時的挖掘,都是讓我大開眼界,讓我跌破眼鏡,這次也不意外,隨著挖掘的不斷的深入,

我挖掘到害怕孤獨的面對疾病,我以為這已經是底層信念了。

結果,安老師說不是,繼續......

我怕自己會把自己最壞的一面顯露出來...... WHY?

繼續.......

最後,我的底層信念竟然是.........

相信是醫生在決定我的生死 , 並超於一切的存在

 

我只有越來越不好,才能得到源頭的眷顧

......

自去年8月,學了西塔療癒後,我的人生,在1個月的時間內,得到了非常大的改變,到現在已經9個月了,我的人生仍然在不斷攀升中,感謝安老師,讓我快速的走上了自己的人生藍圖,得到豐盛的人生,得到健康的身體,我也感謝這段時間一切的到來,雖然並非一切都是順利的,但我卻已經不會再沉浸於過去的模式,怨天怨地,而是可以抽離出自己的小劇場,收穫最大的禮物。


信念創造實相

就是西塔真正的意義。


台灣現在已經有幾百名的西塔療愈師,無數的個案分享,大家都得到不同的受益

西塔療愈會幫助你們看到自己的問題,面對自己的問題,從而放下,不會再把人生中所發生的林林總總,歸責於其他人或事。

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

  

全站熱搜

安老師的希塔天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